爱渔,非渔。——孙诺摄影专题在线影展

首页

2018-11-09

  莺歌海的叹息  周怡海  每隔一段时间,总听闻孙诺又到莺歌海,带回一系列镜头制作。 因为数量实在太多,以至于没能完全归类总结成作品系列,长时间地堆在磁盘里,成为孙诺自己的一个“结”,需要花费相当的精力、组织一定的知识去解开它,让这些镜头从黑暗的磁盘中走出来,向世人展现自己的世界,讲述自己的故事。

为解开这个“结”,这位摄影师不得不起早贪黑,殚精竭虑。   终于,摄影师深耕的那片海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回应,将她在历史长河中沉淀的个性与品格稍稍展露。 这似乎验证了一条古老的经验——“天道酬勤”。 用汗水和虔诚耕耘的土地往往会比小聪明经营庄园获得更多的眷恋与回报,最终形成一种相互依存的亲密关系,彼此间相互激励与回报,安抚与慰藉。

一位纯朴沧桑的农人每每在夕阳中饱含深情地望着自己一辈子耕种的土地之时,总能在迎着霞光微微颤抖的麦芒的闪烁中,看见四季运行的节奏、阳光雨露的馈赠,感受到土地善意的祝福,以及天道运行的秘密……这个时刻,他内心中总是充满着一种说不清的感激与依恋,暂时忘却了劳作的艰辛与生活的烦恼。   在某种意义上,真正的艺术家就是在天地间耕种的人,他们能够倾听运行中的道气,感应道势,心怀宇宙千山万水,聆听万物的切切私语,将那隐蔽的气息带出来,呈现给世人,让忙碌的世人感受到天地对人的馈赠爱怜,从而学会参与、聆听与感激。   对于孙诺来说,莺歌海应该成为他长年渴望聆听与耕耘的那片土地。

这片神奇的海滩孕育着一代代海边劳作者,养育他们的躯干、培养他们的品格、净化他们的灵魂,造就了莺歌海独有的生存方式。 谁有能力在镜头中挖掘到莺歌海的生存特质,谁就拥有了莺歌海的生存品格,并有能力对此进行展示与阐释。   孙诺努力让他的镜头深入到莺歌海的生存中。

为了达到目的,不仅多数作品采用黑白效果,以避免色彩太过绚丽带来的干扰,许多作品甚至连一般艺术品所要求的形式美都顾不上。

显然,他在努力摆脱抽象干瘪的审美形式,力图达到这片海滩上的生存本质,尤其是海滩上的年复一年的劳作、休憩、享乐等基本生存形态。

因此,他的许多镜头对准的,或是正在赶海的汉子,或是收工而回的渔民,或是闲时修补渔网的渔妇,或是尽情戏水的孩子们,甚至是在海边守望主人的一条狗……  这可能是世界上任何边远的小渔村都会有的景象,但细心而深情的摄影师还是试图用他的镜头语言提醒读者,这是莺歌海渔村。 它跟其它渔村会相似但绝非一样。

赶海归来的人们尚未淹没在现代化的洪流中,依然固执地用牛车在海边劳作,将满满一牛车的渔具从海边拉回来,顽强坚忍的大水牛没有像山区的水牛一样区分咸水与淡水,在主人的指令下进入海滩水域,参与主人的劳作,那架式,在镜头语言的修饰下,是那样的豪迈苍凉,跟大海的古朴辽阔一道,建构着这片土地粗犷的气质,赋予这里的人民一种勇敢执着但绝不激进、怀旧恋乡甚至保守但绝不固步自封的品格。 大水牛拉着的牛车所用的非常现代的轮胎车轱辘以及在海滩上呼啸而过的现代摩托车,就能在矛盾中体现着这一点。

  或许是对这片海滩的生存方式情有独钟,摄影师的镜头大量集中在三类场景之中。   首先是海边劳作。 镜头中并没有显示多少热火朝天的生产场景,没有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的宏大场面,反而是零星小股的小作业多。

他们或急忙地赶海,或勤快地搬运一天的收获,或不急不慢地分拣海产品,或悠闲地摆摊……总之,多是些三三两两的劳作。 显得是那样的自然与自足,似乎眼下正走在高速路上的贪婪成性的现代性与他们没有多少关联,也让大步向前的城镇化乡村感到错愕与不解。   其次是一种怀旧式的嬉戏娱乐。

镜头中的调皮男孩恶作剧地把猪往海里赶,似乎是在考证猪八戒的水帘洞是否也有海上版;天真的小女孩们也不甘落寞,没有城里孩子的泳服也能一样尽情地往海里冲。 当然,还有幼小的婴儿,把自己的童年装进外婆的摇篮里,用好奇打量大海,让海风掠过摇篮,在天真雅嫩的梦中绕几个圈圈,在嘟嘟地跑开,留下一串串远古传说,在幼小的心灵里播下耕海的种子。   还有一类是渔民们收工回来后的生活。

他们的闲暇主要是修补海上劳作时破损的渔网。 但这不会是全部。 享受生活是必不可少。

也包括不下海时,默默地遥望大海那一刻的无语的孤独寂寞。

  这些看似浪漫的镜头并没有刻意掩盖这片远离都市喧嚣的海滩特有的古寂落寞,以及说不清的无奈。 如果说老渔民背后一排排已经破败不堪却得不到任何修葺的小木屋已经意示着一排新的时代浪潮已经来到小渔村,将会毫不犹豫地卷走一些古旧的东西的话,那么,在拆迁中倒下的一排排旧墙却正式说明,这个浪潮将会带走许多人的记忆。

  我总是希望在孙诺的镜头中寻找那些与大海一生厮守的老人的持守、回顾、希望、信念,以及这些赶海人内心中深深的沉默。 对于他们来说,那是他们的世界,只属于他们,在那里,他们与大海生死相依荣辱与共。

在他们的沉默中包含着儿时的欢快记忆、青春的梦想与失落,浸透着他们对大海的眷恋与惊恐、感激与怨恨,折射着他们的泪水与欢笑、幸与不幸。

那种沉默无语也是一片深不可测的大海。

  如果镜头对此视而不见,一代代赶海人的世界就如同海边的沙滩,尽管浪潮汹涌澎湃热闹非凡,但浪花退却之后,剩下的依然是干净如初的沙滩,连个脚印都没留下。

莺歌海的世界将与洪荒大海的沧桑一样,只得在尘封久远的历史黑夜中,藉着暗淡的星光发出一声微弱的叹息,召唤着有缘的能听者。

  如今,莺歌海那深沉的叹息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