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空“阴云”密布 铜价新一轮跌势即将开启?

首页

2018-11-11

  下行压力加大、强势和供需结构转变成为压制近期价的主要因素,随着国内现货价格走弱、库存开始累积以及沪铜期限结构转变,铜价将开启新一轮跌势。   9月,在低库存、现货偏紧及贸易摩擦阶段性缓和等利好因素推动下,沪铜一度冲高至51000元/吨。 不过,国庆节后下游需求快速萎缩;在新增产能逐步释放和前期检修企业恢复生产的共同作用下,供应环比开始增长;叠加精废铜价差扩大促进废铜替代精铜消费,国内精铜供需结构发生转变。

后期,铜价将开始新一轮下跌走势,年内看至46000元/吨附近。   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近日公布的10月官方制造业PMI再度下降至,创2016年7月以来新低。 此外,三季度GDP同比增速也下降至%,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新低。 在此背景下,国内经济持续下行压力加大。

同时,作为反映居民生活消费水平的汽车、空调行业明显走弱,9月销售同比分别下降%和%。

随着走弱,市场关于财政刺激的预期也有所升温。 10月31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再度引燃市场关于基建和减税的讨论。

考虑到经济下行的惯性,以及政策刺激的时滞,年内宏观经济依旧不容乐观。

  此外,当下“逆全球化”思想和贸易保护主义将持续拖累全球经济复苏,中美贸易摩擦短期看不到缓和迹象,且贸易摩擦的影响已经逐步体现到实体经济上。 同时,美国经济一枝独秀,节奏加快。

在经济和政策双重推动下维持强势,近日突破97,再创年内新高。

强势美元不仅使得新兴国家面临资本外流和贬值风险,同时,美联储的持续加息也对美股等风险资产形成压制,市场对于美股的担忧随着利率的提升将进一步加重。

  库存将呈现累积趋势  根据SMM的调研数据,2018年新增冶炼产能为100万吨,其中有65万吨在8—9月投产,10月开始新增产能逐步释放产量,随着时间推移,产量将在明年一季度达到高峰。

此外,8—9月大型冶炼厂检修较多,随着江铜、大冶检修结束,后续无大型冶炼厂计划检修。

按照SMM的调研预计,10月产量环比9月将增加万吨至万吨。 同时,精废铜价差从9月初的600—700元/吨大幅扩大至1500元/吨以上,废铜经济效益大幅回升,企业加大废铜利用挤占精铜消费。   从消费端来看,后续消费难有亮点。 电网基本建设投资完成额累计同比下降%,尽管降幅有所缩窄,但仍未看到基建发力。

汽车和空调行业更不受国家调控和去杠杆压制,但从投资和新屋开工等数据来看,房地产依旧韧性十足。

总体来看,年内消费除基建投资预期外,几无任何亮点,消费增速放缓基本确定。

  7—9月国内铜库存在废铜消费受阻的推动下呈现逆季节性去库存,铜库存从6月底的万吨持续下降至9月下旬的万吨,为近几年低位。

但随着精废铜价差的扩大,叠加供需结构的阶段性转变,国内铜库存将呈现趋势性累库。

  同时,从沪铜期限结构的变化中也能发现市场预期的一些改变。 9月之前沪铜维持Contango结构,在转为Back结构时,现货表现出了很强的韧性,并伴随着铜价的同步反弹。 10月23日再度回归Contango结构,说明现货端支撑难以维持,预示着沪铜将重回弱势格局。